岳池县政治协商委员会
首页 政协概况 政协领导 机构设置 规章制度 委员名录 领导讲话 提案选览 学习园地 政协年鉴
岳池政协>>正文
国宝级文物《史可法绝命书》丢失追忆
2017-4-15

岳池县文化馆原收藏有一件国宝级文物,那就是《史可法绝命书》长卷。提到此事必须回顾到那段已经逝去的历史。

 

史可法其人

史可法何许人也?明崇祯元年(1628年)进士,在镇压各地农民起义时崭露头角。1644年,李自成攻占北京,崇祯皇帝煤山自缢。之后,清军大举南下,欲一举灭亡偏安一隅,建都南京的南明小朝廷。曾任南明朝廷首辅的兵部尚书史可法,匆匆奔向南京在江北唯一的屏障扬州,加紧部署守城事宜。殊知,清军统帅豫亲王多铎早已率领前锋抵扬州西北部,且大部队大量云集,扬州已成孤城。多铎之兄、大清摄政王多尔衮的劝降信不失时机地飞快送达史可法。多尔衮的劝降信是一道最后通牒,语气强硬,文笔犀利,字里行间处处透露出咄咄逼人的气息。史可法拒绝投降,写就了著名的《复多尔衮书》,内容慷慨陈辞,不卑不亢,流传万世。

从弘光元年(1645年)4月15日到25日,是扬州十日保卫战。清兵至少十万人,扬州守兵仅万人左右,可谓敌众我寡。多铎不断派明降将劝降,史可法昂然道:“我为朝廷首辅,岂肯反面事人?”史可法清楚地知道,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要想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他只有抗战到底,以死报国。史可法率领扬州军民,与来犯之敌浴血奋战,尽管众寡悬殊,明知守城无望,史可法仍决心战斗到底。21日,他在城楼上写了上奏朝廷的遗表;又写了5封遗书。一上母亲,一留夫人,一致亲属,一给义子史德威,一交清军统帅多铎。多铎又5次派人送书劝降,史可法一概不予拆封,当着来人面投入火中,决心与城共亡,以身殉国。史可法家人时居北京,史可法再次作书与母亲、岳母、夫人诀别,真让人激动和震撼,那可是绝命之书!清军攻城,25日城西北崩塌以后,清军攻入,城陷。史可法欲以佩刀自杀,部属强行夺过佩刀,拥其走入小东门,清军迎面而来,史可法大呼:“我史督师也!可引见汝兵主。”遂被俘。史可法高呼口号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我头可断,而志不可屈。”多铎以宾礼相待,口称先生,当面劝降,许以高官厚禄。史可法骂不绝口,严加拒绝:“我为朝廷大臣,岂肯偷生为万世罪人!吾头可断,身不可辱,愿速死,从先帝于地下。”“城亡与亡,我意已决,即碎尸万段,甘之如饴,但扬城百万生灵,不可杀戮!”壮烈牺牲于南城楼上,年仅44岁。史可法殉难前遗言:“我死,当葬梅花岭上”,意欲与梅花为伴。如此慷慨赴义,墨迹点点,也是血迹斑斑,几百年色泽如润,依然鲜活如昨。

多铎因为攻城的清军伤亡严重,竟惨无人道地下令屠杀扬州百姓作为报复。大屠杀整整持续了10天,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扬州十日”大惨案。

史可法殉国后,他的副将,也是他的义子史德威,进城寻找养父的遗体,由于尸体太多,天气炎热,又都腐烂了,怎么也辨认不出来,只好把史可法生前穿过的衣袍和用过的笏板埋葬在扬州城外,在他誓师和血战的梅花岭下,为他树碑修墓。但是,那只是史可法的衣冠冢。

 

乾隆翻案

史可法热血洒疆场,对明王朝的忠心可鉴日月。但大清的众人皆知,他是大清的死对头,是大清不共戴天的敌人。大清不但应该把史可法打倒,而且还应该再踏上一只脚。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120多年過去,清政府却又出人意料地积极推行起统一战略来。当年死也不与清政府合作的史可法死了,明与清的恩怨情仇已渐渐淡化,大清革命已经胜利那么久,哪还需要什么“统战”呢?按理来说,乾隆那会儿,“统”与“战”都不应该再是话题。整个大清社会,无论官员或者民众,打牌的完全可以嘻嘻哈哈地尽管打牌,钓鱼的可以无忧无虑地在江边等待自愿上钩的大小鱼儿,要唱卡拉OK的尽情地OK罢了,歌舞升平,熙熙然享受大清王朝的政治清明,人民安居乐业,官尽其职,民尽其力,物尽其用,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风调雨顺,无灾无难,社会一派祥和景象之太平盛世。

到了大清王朝乾隆,史可法已漸漸鲜為人知,可就是这个乾隆,不知道哪根神经遭受到刺激,他翻起陈年旧账来了。一天,乾隆坐在金銮宝殿里没事干,翻阅宗室王公功绩表,看到了史可法写给多尔衮劝降信的信函《复多尔衮书》,读后神经触动,猛然表彰道:“史可法之独撑危局,力矢孤忠,终蹈一死以殉……足称一代完人,为褒扬所当及。”为了褒扬明末死节忠臣,马上就给史可法平反。同时,乾隆提出要给四种人翻案:守城战死与被俘处死者;不甘国亡而在家自杀者;抛妻弃子为复明而四处流亡者;至死不入新朝做官者。“凡明朝尽节诸臣,即同为国抒忠,优将实同一视。”而且给他们出台了“褒奖条例”,主要有:根据抗清者原来官职大小与抗清事迹影响大小,给予专谥或通谥;可以列入忠良祀,并由翰林院撰写谥文,容许立碑、建祠、写传。这是乾隆的英雄史观:只要是英雄,哪怕是敌人,对他也充满无限敬意。

乾隆不但给史可法正名,而且准备给他大奖励,他把曾经的敌人史可法请入神榜,抬上神龛,不是他昏了脑壳,不是他乱了手脚,不是他政策变化无穷难以揣摩,不是他闲着无事,不是为翻案而翻案,他心里明镜似的,比谁都清白。他有一套坚定不移的价值准则,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忠”。史可法忠,是好样的。史可法督师扬州,虽与我朝为敌,但尚能忠于所事,深可悯恻。于统治者言,没有比“忠”更高的价值观的了,“忠”超越在亲之上,超越在祖之上,甚至超越在国家之上。他们需要的是奴才似的忠诚,走狗似的忠诚。

乾隆对史可法以不忠为忠,是以“忠”字划线。乾隆如此强调这个“忠”字,是很有深意的,既欲以之服务为当朝盛世,更有为末世早做打算:他想到历史上的秦始皇曾是千古一帝,是首位完成华夏大一统的铁腕政治人物,秦始皇欲把皇帝宝座传至万世,结果只经历一世就土崩瓦解了。前车之覆轨,后车之明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清朝灭亡也是有时的,到那时候,谁将反清呢?清朝末世需要史可法。乾隆当然得为子孙谋,为筵席散时预留空间,可以让他们多一些时间苟延残喘。现在把这种忠奴观念树立起来,深入人心,成为大清子民的思想基因,那当然好。乾隆吹捧史可法的原因,不过是为了“忠”罢了,鼓吹史可法也不过是封建统治者的手段而已。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正月,追谥史可法“忠正”。乾隆四十二年,户部侍郎彭元瑞将《史可法绝命书》与遗像一起上呈给乾隆皇帝。乾隆皇帝亲题“褒慰忠魂”四个行楷大字,钤用了“乾隆御笔”宝玺,并题诗一首,钤盖“澄观”与“乾”、“隆”两方小玺,以赞其忠烈。当即命大臣咏和题跋,制成长卷,置于扬州梅花岭史公祠中,并摹镌于祠壁。奉旨恭和像赞诗的当朝大臣及文人学士,按入卷顺序为:文华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于敏中、军机大臣兼协办大学士梁国治、文华殿大学士军机处行走董诰、户部侍郎彭元瑞、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刘墉、礼部尚书沈初、左都御史金士松、博士陈孝泳、文学家夏慎枢、内阁学士刘藻、甲午举人高文照、翰林院典籍胡献征等12人。

 

史可法绝命书长卷

经过装裱后的《史可法绝命书》从右至左顺序为:

开卷便是青黑色绢底,泥金龙纹镶边的乾隆御笔亲题从右至左横读“褒慰忠魂”四个大字,其后依次是史可法一尺的半身正面画像、绝命书、乾隆题诗和跋文。然后是当朝大臣及文人学士等人步乾隆原韵的和诗。

《史可法绝命书》除“褒慰忠魂”四个大字外,其余文字皆为从右至左竖读。

史可法字体沉雄豪放的绝命书:“恭候太太、杨太太、夫人:万安。北兵于十八日围扬城,至今尚未攻打。然人心已去,收拾不来。法早晚必死,不知夫人肯随我去否,如此世界,生亦无益,不如早早决断也。太太苦恼,须托四太爷、大爷、三哥大家照管,炤儿好歹随他罢了。书至此,肝肠寸断矣。四月二十一日法寄。” 

乾隆《题史可法像》诗:“纪文已识一篇笃,予谥仍留两字芳。凡此无非励臣节,监兹可不慎君纲。象斯睹矣牍斯抚,月与霁而风与光。并命复书书卷内,千秋忠迹表维扬。”

乾隆跋文:“侍郎彭元瑞以所得史可法画像并其家书装卷,呈进乞书御制书事文因成是什题卷首。而向所书事一篇及可法复书,则命大学士于敏中书于卷内,即以此卷邮发两淮盐政,置梅花岭可法祠中,并听摹镌祠壁,以垂久远。乾隆丁酉仲夏御笔。”

当朝大臣及文人学士等人步乾隆原韵的和诗字幅记录。

文华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于敏中诗:“遗像留传殊鹤化,忠魂来往与梅芳。前身何必定信国,内患那堪甚李纲。附书一卷天地量,易名两字日星光。圣人有作敦人极,臣与荣焉载笔扬。”

军机大臣兼协办大学士梁国治诗:“披图对影风还凛,奏御邀题迹留芳。天与忠魂旌七字,人留正气在三纲。梅花祠古衣冠冷,江水澜澄日月光。有诏和诗兼刻壁,小臣何以奉赓扬。”

文华殿大学士军机处行走董诰诗:“存书锡谥会褒烈,洒翰吟题再阐芳。用教为臣与为子,特标之纪更之纲。已无骨共梅争冷,但有心将日并光。天与孤忠千古在,漫传仙去浪称扬。”

户部侍郎彭元瑞诗:“须眉正气遗图黯,涕泪家书淡墨芳。留豹文超六一记,获麟笔压紫阳纲。残缣入市偶然得,褒翰从天与有光。遥识梅花岭祠外,江声无复旧波扬。”

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刘墉诗:“成仁取义当时凛,断楮残煤异代芳。独力自甘支败局,偏安谁其整颓纲。衣冠藏处风烟古,面貌传来缣素光。胜国孤忠宜领袖,特膺天笔赐褒扬。”

礼部尚书沈初诗:“一载小朝犹草劲,百年遗庙有椒芳。狼烽夕照城空守,燕子春灯政不纲。余闰尚难侪昰昺,中兴无望继高光。易名题像因垂教,匪仅褒施毅魄扬。”

左都御史金士松诗:“青磷骨化随残局,遗像犹留百世芳。亮节堪教臣作鉴,天题直与史为纲。附书锡谥诚无忝,国信家言两有光。遥想灵祠风飒爽,大荒披发尚飞扬。”

博士陈陈孝泳诗:“展卷孤忠遗貌在,褒题天笔为留芳。半身报国支残局,一死成仁见大纲。人但衣冠书不灭,名因日月谥弥光。灵祠想像梅花外,江表清风万古扬。”

文学家夏慎枢诗:“黯黯烽烟逼旧都,乾坤只手付公扶。邦危肯作降丞相,世乱方知烈丈夫。宏演肝无胸可纳,姜维胆与泪同枯。何人错比姚平仲,白马青城野史诬。朝拜中书墨未停,暮衔戎命出郊坰。羊亡岂有牢堪补,鱼烂惟存骨尚腥。四镇已无全土宇,两凶犹障小朝廷。千秋遗恨宁南左,君侧清来错引经。梅花岭下葬衣冠,谁辨残骸血碧丹。死比文山犹决绝,任如诸葛倍艰难。书生纵有元戎略,相国何须大将坛。总是奸雄巧推毂,置人危地自家安。舟次芜城谒墓门,宗臣遗挂炯犹存。穿龈齿露唇间色,透爪拳藏袖里痕。剩有须眉留浩气,传来冠履绍贤孙。小儒愧少如椽笔,楚些哀扬莫返魂。”

内阁学士刘藻诗:“一木支大厦,成仁几日间。浩然留正气,千古配文山。”

甲午举人高文照诗:“素练凛风霜,须眉怒欲张。生原同信国,死尚识睢阳。心思绯袍露,江流玉带量。南都成底事,不画上明光。太息琅琊政,君臣溺晏安。中朝群指马,四镇日争蛮。运去功名沮,忠孤智力殚。师门付衣钵,慷慨竟身完。动地鼓声来,危城一夕开。矢穷犹臂奋,舌在已兵摧。白气昏江月,贞魂恋岭梅。邗沟城下水,呜咽到今哀。岂有如公者,投荒逐窜逋。元和垂史笔,一洗许张诬。涕泪宗支托,雷霆臣姓呼。微闻皖祠下,铁马夜犹趋。”

翰林院典籍胡献征诗:“呜呼,天宇有时覆兮,天柱不可折。天柱有时折兮,人与名不可灭。明祚移,谁支撑。江南半壁,事已无成。事已无成,而犹完其人与名。吁嗟乎,史先生。”

《史可法绝命书》长卷,宽40厘米,长7.63米。从题签上字迹的磨损和陈旧的程度,即令人感悟到岁月的沧桑和当年的流光溢彩。它不仅是明清两代君臣手迹墨宝的汇聚,也体现了一代忠良彪炳卓绝的赤子情怀与后世君王的仰慕之情。从史可法的面部画像图粉返铅变黑,及其“绝命书”上鲜亮的墨迹与陈旧的纸张,都能读出史料的沉重与久远;从乾隆帝御笔的凝重与飘逸,又体现出长卷的肃穆和庄严。“乾隆御笔”、“澄观”与“乾”、“隆”连珠玺的钤用,更加重了手卷的凛然大气,从12位大臣及文人学士不同风格的书法和刻工迥异的20多方印章,装裱在一卷中也增色不少。

 

《史可法绝命书》辗转流落

《史可法的绝命书》原收藏在清皇宫内。民国初年,藏于中国博物院。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7月17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紧急命令国民政府及国民党中央驻武汉的各党政军机关,5天内全部移驻重庆。12月1日,重庆国民政府开始办公,明令重庆为战时首都。包含了机关、民众团体、工厂、学校和文化机构。与国民党党、政、军各中央机关纷纷迁驻重庆的同时,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中央代表团也迁抵重庆并在重庆成立了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抗战前不同政见、不同治国主张的各民主党派中央机关及其主要领导人,也纷纷聚集重庆,先前来往、散居于全国各地大批俊士豪杰和社会名流,也如百川归海似地荟萃重庆。国民政府南迁重庆,《史可法的绝命书》移存中央图书馆。

郭沫若携家眷住在重庆沙坪坝,夫人于立群性格文雅娴静,好读书,还十分喜爱书法,她从小练就了悬肘书写的硬本领。她以颜体和隶书最为拿手,特别是她的正宗颜体字行书,遒劲、苍勃,气浑雄厚,让当时文坛知名人士赞不绝口,人人惊叹。她为了在书法方面造诣更加深厚,同丈夫郭沫若到中央图书馆鉴赏过《史可法的绝命书》。

国民党中统局特种情报工作人员、岳池县人蒋世英,嗅觉比狗的鼻子还灵,于1943年春,打探到《史可法绝命书》在中央图书馆的下落后,强求一睹墨宝,管理员朱培云被迫拿出,岂料蒋世英使用特务的鬼蜮伎俩,竟软硬兼施,说要借回去细细鉴赏和做书法临摹。在强权淫威下,不由管理员朱培云点不点头,利用权势,巧取豪夺,可从此黄鹤一去杳无踪影。当朱培云登门索要,蒋世英竟耍无赖,以丢失为由拒还。重庆解放前夕,特务蒋世英携带妻子,暗藏《史可法绝命书》,逃回老家岳池县。1950年2月,蒋世英秘密转移文物珍宝,将《史可法绝命书》连同一些字画,送交岳池县杜家乡火盆山亲戚、中医生王明伦保管而外逃。半月后,蒋世英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判处徒刑后押送新疆劳动改造。

1962年,三年自然灾害导致粮食短缺和饥荒,农民也在饿肚子。王明伦想把蒋世英委托保管的《史可法绝命书》和一些字画,变卖成钱购买粮食度过饥荒。就把《史可法绝命书》和一些字画用竹背篼背到县城禹王宫旧货市场变卖。经过几个赶场天都无人问津,他感到失望了。有人劝他说:“现在这年头,为了保命都是要买吃得的东西,哪怕是根烂红苕都可以,哪个想买你的字画?哪些字画虽然是宝贝,可是绑在肚子上也不得饱,不可能有人想买你的字画。我看你投错了庙门,你可以到文化馆去试试,或许他们需要。”王明伦听了一想,这话还很有道理,就把《史可法绝命书》和一些字画背到岳池县文化馆,馆长杨继祥接待了他,杨继祥简单地询问了字画来源,为慎重起见,在隔壁屋里打起手摇电话,喊道:“喂喂喂……总机,请接公安局……”王明伦听到“公安局”3个字,心里着慌了,想到蒋世英就是被公安局逮捕判的徒刑,他岂不是自投罗网,立即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是悄悄离开了,《史可法绝命书》就这样被收藏在岳池县文化馆。

1964年国庆节,县文化馆举办征文展览,展出《史可法绝命书》长卷,让参观者一饱眼福。乾隆的题诗堪称精品。参观者难得仔细欣赏12位大臣及文人学士等人步乾隆原韵和诗,真别说,书法造诣都见功底,全都算得上“著名书法家”。清代,毛笔是唯一的书写工具,而科举考试中,书法的优劣甚至决定了考生的命运,那个时代的书法,现代人是超越不了的,科举考试严格说来,也是由无数人参加的书法比赛。

1983年5月18日《参考消息》刊登石破天惊的消息:“史可法绝命书在美国旧金山出现,现为一梁姓华侨收藏。最近经旅美名教授、古物鉴定家陈世枋博士考证确认为真迹,据说辗转到美国前,曾一度流落香港。”经退休教师唐化岚阅读后,认为与1964年岳池县文化馆展出《史可法绝命书》相近似,遂请求新华通讯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物》杂志、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博物馆、中共岳池县委、县政府等单位追查其下落。县委立即组成“《史可法绝命书》专案调查组”,县委书记秦茂先任组长,宣传部长唐文勋任副组长,文教局局长刘仁举、副局长唐昌雄、文化股长唐联陞、文化馆长杜逢才为成员。从6至9月经过3个多月时间,先后组织文化馆原有职工和有关人士12人、原“四清”工作队5人、知情人士8人、“文化大革命”中的造反派头头3人的学习班,进行专门调查。由于“文化大革命”中的造反派形成观点完全不同水火不相容的两派,两派的斗争先是“口诛笔伐”,后来发展到动用枪炮的武斗。两派形成拉锯式地争夺岳池县城,县文化馆成为了两派各自的大本营,谁夺得县城谁就可以耀武扬威地住在文化馆里,谁被赶走,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也活该!文化馆领导成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牛鬼蛇神”,被迫停止正常工作,职工纷纷外逃避难,导致国家财产无人管理。也无可靠材料证实1966及以后是谁具体保管文物,对《史可法绝命书》丢失的事也就不了了之,至今尚无定论。虽进行了调查,但无结果,它却证实岳池的国宝级文物《史可法绝命书》遗失。

岳池县文化馆收藏的《史可法绝命书》流落异邦,真令人感到痛心!(黎人忠)


Title
广安区人民政府网 前锋区人民政府网 华蓥市人民政府网 岳池县人民政府网 武胜县人民政府网 邻水县人民政府网
民革四川省委 民盟四川省委 民建四川省委 民进四川省委 农工党四川省委 致公党四川省委 九三学社四川省委 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 省工商联
岳池热线 岳池生活网
四川省政协 成都市政协 自贡政协 攀枝花政协 泸州政协 德阳政协 绵阳政协 广元政协 遂宁政协 内江政协 乐山政协
凉山州政协 宜宾政协 广安政协 达州政协 巴中政协 雅安政协 眉山政协 资阳政协 阿坝州政协 甘孜州政协
Copyright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岳池县委员会
地址: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九龙镇建设路129号 电话:0826-5222805
备案号:蜀ICP备13022825号